又黄又暴的《侠盗猎车手》,精英皇家学院竟拿来教学

发布时间:2019-07-31 11:03:23 来源:连飞电竞-连飞电竞官网-连飞电竞app点击:40

  皇家圣乔治学院(Royal St. George’s College)位于加拿大多伦多,是一所拥有圣公会自由主义传统的精英私立男校(还有一支很不错的合唱团)。能够在皇家圣乔治学院读书的孩子,家里一般都是非富即贵,毕竟这是一所每年学费大约要3万美元的学校,不是谁都能读得起的。

  

  最近,这所学校进行了一次试验教育活动,想让学生更深地理解什么是阶级特权,特别是他们自己所处的阶级所拥有的特权。学校要求高年级的学生们玩《侠盗猎车手5》,然后组成小组,通过比较游戏里那些穷人、黑人和女性角色,一起讨论这个游戏是怎样反映现实生活的。

  

  《侠盗猎车手5》就像一个犯罪的大染缸,各种犯罪集团就混杂在这个道德沦丧的虚拟世界里,游戏的故事背景,是一座虚构的城市——充满犯罪和暴力的美国城市洛圣都,游戏里的许多角色都是刻板的美国城市居民形象。

  

  然而,游戏里描述的洛圣都和现实中的皇家圣乔治学院根本就是天差地别,背景毫无关联。2009年,一部颇受好评的纪录片曾拍摄过皇家圣乔治学院一些中上阶级学生的日常生活,然后有人评论这部纪录片“揭示了一个社会困境,即这些学生(生活在政治、经济等社会各界上层的家庭里)该如何对待自己的特权。”

  

  不过这所学校的学生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拥有的社会特权。在纪录片中就曾有过这样一个镜头,一位当地政治家在向学生们演讲时说:“你们是全世界最有特权的一部分人……怎样使用这种特权,决定了你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顺便一提,这款游戏研发的监督是拥有白人中上阶层背景的豪斯兄弟,他们曾在伦敦的一所高级私立学校念过书。

  

  保罗·达尔维斯(Paul Darvasi)是一位教育家,他对研究怎样把游戏当作教学工具很感兴趣。他还运营一个叫做Ludic Learning的网站,曾就游戏在教育中的实用性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撰写过报告。除此之外他同时也是皇家圣乔治学院的一名老师,专门教有关媒体素养的课,曾围绕《侠盗猎车手5》给学校有关行政部门递交过提案,并和学生家长对此进行探讨。

  

  “这些学生体验自己所处的社会现实大多是代入式的,比如玩游戏……这款有关种族和性别问题的游戏,能让他们深入体会到自己所拥有的社会特权,培养对现实的敏感性。”

  达尔维斯说:“这些学生是中上阶层的白人男性,在北美是极为重要的社会群体。这些人将来无论在社会、政府、政界还是经济界,往往都可以身居要职。”

  

  达尔维斯将提案的观点转述给了学生家长和他的同事,结果他意外地发现,所有人都同意他的观点并觉得他这个方法值得试一试。由于皇家圣乔治学院的学生一般都是人手一部游戏机,在家长和老师的支持下,几乎他们的每部游戏机里都有一款《侠盗猎车手5》,当然也有人可能因为家里不允许玩游戏,没有游戏机,不过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一个想玩游戏的孩子,他们要是想玩,去借一部还不是轻而易举?

  

  达尔维斯希望学生们玩游戏时有一个开放的心态,并能相互协作,比如在家玩游戏时能写写自己的感受,或者做游戏视频、图集、漫画等等;在课堂上可以互相分享自己的作品,说说自己玩游戏的心得,与游戏里其他角色互动的一些趣事等。

  

  达尔维斯极力强调,这是一门特色课程,学生们可以在这个课上表达自己观点。他说在他这个课上的学生都“脚踏实地、客观开朗并善于交流,每个人都学着打开心扉,大胆地表达自己。”学生们都很聪明、向往自由,都是理想主义者,他们对包括电子游戏在内的艺术和文化作品都有自己的理解。

  “那些游戏里存在的问题给学生们提供了一个讨论的话题,他们可以围绕这些问题进行建设性的讨论。比如就游戏里的暴力、厌女症、性和种族主义这些话题进行开放的交流,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能辩证地思考我们与这些问题之间的关系。”

  

  年轻的非裔美国人富兰克林是《侠盗猎车手5》的主角之一,小时候生活很贫穷,长大之后成了游戏里的暴力犯罪分子。

  

  达尔维斯说道:“有一个学生想改变富兰克林的角色设定……游戏中富兰克林试图逃离犯罪帮派的生活,但他很快失败了,之后被迫回归犯罪生活。学坏容易学好难,富兰克林的例子说明了犯罪生活方式的惯性太强,陷进去的人永远无法逃离。所以想改变富兰克林在游戏里命运的学生利用游戏内的摄影软件,为富兰克林创造了另一种生活,他让富兰克林完全远离犯罪的生活,变成了一个成功人士。从此以后,他开始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游戏里出现的角色。学生们创作的反霸权作品对游戏内的某些权力结构构成挑战,他们也因此了解到,有时候媒体可以通过对某一特定人群形象的重新塑造,让人们对这些人群产生曲解。”

  

  达尔维斯说他的主要的任务就是引导学生去面对他们发现的这些问题,并让他们知道,在描述社会阶层的分化和社会贫富差距方面,游戏是具有政治性的。然而游戏里并没有描述到黑人所面临的社会问题,这个游戏对黑人形象的刻画大都刻板而不全面,这些都是学生们没有意识到的。

  

  有两名学生制作了一段视频,在视频里一个白人驾驶着一辆敞篷卡车在富兰克林所住街区游玩。游戏里把富兰克林居住的黑人社区描述成一个落后贫穷的地方,所以他们想通过这个视频批评游戏里的中产阶级,因为这些中产阶级把黑人区当成主题公园,却无视黑人艰难的生活状况。

  

  达尔维斯指出,《侠盗猎车手5》强烈地讽刺并批评了美国文化,不过年轻的玩家往往感受不出这种讽刺,他们普遍认为这部游戏描述的只不过是社会阶级分化罢了。

  “当然也有些学生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他们不只是看到游戏表面展现的东西,也能理解到这部游戏并不只是单纯的描述暴力,人物的形象也不是游戏所呈现的那样,并开始理解游戏的蕴含的强烈讽刺。”

  

  对达尔维斯和他的学生们来说,《侠盗猎车手5》里的讽刺含义是需要意识到并深入探讨的。

  “虽然游戏对黑帮电影和嘻哈视频进行了讽刺,但它也故意描写了很多刻板的人物形象,游戏的开发者说他们只是想用这些刻板角色形象来开玩笑,增加游戏的趣味性罢了。但对包括学生在内的许多人来说,电子游戏和娱乐媒体是他们了解这些黑人街区的唯一方法,对他们来说这些不是玩笑,而是现实。《侠盗猎车手》集中反映了很多社会中的弊病,就像报纸不可能不报道警察和弱势人群之间的冲突一样,《侠盗猎车手》的核心机制之一也是与警方对抗。所以玩家往往会扮演一个黑人,利用黑人的身份来体验黑人与当局之间的冲突。”

  

  许多人都认为,《侠盗猎车手5》存在的问题之一就是对女性形象的塑造,这款游戏存在厌女症倾向,这在很多评论里都能看得出来。这款游戏里的主要女性角色大都是悍妇形象,或者单纯是性对象,玩家可以和性工作者互动,并杀掉她们。

  

  达尔维斯说:“以前每所学校都有像媒体素养和数字素养这些课,老师在这些课上通过电影、电视、漫画和其它媒体平台,让学生了解正确的女性形象。作为老师,我一般不会直接对学生解释一部电影是如何表现女性形象的,游戏也是一样,我会让他们先玩这部游戏,然后自己思考女性是怎样被具象化的,并在课堂上和其他人一起讨论交流。”

  

  在课堂讨论的时候,有学生说《侠盗猎车手5》这部游戏缺少一个正面积极的女性角色;有人说,不仅联网模式,游戏在单人模式下最好也可以扮演女性角色。有人说,《侠盗猎车手5》里的性工作者一般都有淤青和伤痕,这种设定可能会为她们招致更多伤害。学生们还提出并讨论过游戏里的一个任务的场景,犯罪头目迈克尔从一艘游艇上救出他的女儿时,却发现她正在与涉嫌色情的制片人在船上嗨得不亦乐乎。

  达尔维斯说道:“游戏如何展现男女角色真的很重要,就像男性的形象就是要有男子汉气概,女性应该有女性应有的形象。如果一直以一种非常狭隘的方式来描述男女形象,那玩游戏的人可能会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扭曲的理解,不仅害了自己,也会影响整个社会。”

  因此学生们除了专注于研究游戏里男女角色的描绘,也进一步研究在游戏的虚拟城市洛圣都的街道和私人场所里,这些角色是如何展现他们的男子气概的。

  

  《侠盗猎车手5》的销量已经超过一亿。绝大多数西方男孩都玩过这款游戏,就算没玩过也会耳濡目染地对游戏有所了解。

  “所有学生都知道,这部游戏对女性角色的塑造都是负面的。虽然他们完全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仍然会和其他玩家一样,为了获得奖励,他们在玩游戏时还会做杀死妓女,或者和脱衣舞表演者接触这些任务。”

  

  “在对性的意识成型的时期,学生们开始对异性产生想法,这一时期会很容易受到《侠盗猎车手5》的影响,但绝大部分学校却不了解这类游戏,甚至直接无视这些影响。作为老师,我们放任学生玩游戏,却没有给他们一个正确的方法和观点去看待游戏对女性角色的描述,特别是那些游戏里存在问题的女性形象。”

  

  达尔维斯选择《侠盗猎车手5》作为研究对象,不是因为他是这款游戏的铁粉,也不是因为觉得这类游戏是毒害,他只是觉得《侠盗猎车手5》是一个让学生探讨这类问题的典型教学工具。

  “我玩《侠盗猎车手5》是为了做研究,不过经常玩得很费力,因为我对游戏里的赛车和枪战没兴趣,只是很欣赏里面的技术成就罢了。从文化的角度看,我觉得这个游戏是一种危害,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没有得到实证,这也让我可以和学生们一起探讨当下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

  

  包括《侠盗猎车手5》在内的很多游戏都有都不可避免的含有暴力元素,不过也因此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特别是男性来玩。达尔维斯发现,有一些学生通过这部游戏来发泄他们的侵略倾向,释放生活中的压力,不过也有学生倾向于非暴力的玩法,比如正正经经的驾车。

  

  有一名学生在游戏里造了一辆粉红色的智能车,并在游戏里开着这辆车到处逛,他说想通过这种方式改变男性总是雄性激素爆棚的刻板形象。另一名学生创作了一幅漫画,讲述了两个平行故事,一个是主角总是满满的男子气概,大条粗鲁,另一个故事的主角在行事上则会反思,并经常和人交流意见。然后当两个角色碰到同一种情况时,这个漫画给出了他们不同的解决方法。

  

  很多玩《侠盗猎车手5》的人觉得这个游戏是一个开放世界,他们可以在里面做任何想做的事,不过达尔维斯的学生并不赞同这种观点。

  “这款游戏不允许角色之间有太多沟通,比如你在街上撞到一个人,然后那个人会对你破口大骂,你可以无视他直接离开,要是忍不了想动手教训他,可以直接上手,或者用武器,枪、刀,甚至火焰喷射器等。”达尔维斯说,“不过游戏不会为你打开一个对话框,不会有人给你发信息道歉‘不好意思撞到你了’,或者要求对方给你道歉‘你这人怎么那么没礼貌?’这个游戏里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大问题,就是人与人之间缺乏沟通,彼此无法表达善意歉意,这就解决不了冲突……课程快要结束时,学生们开始在日常交流中使用像‘霸权男子汉气概’这样的词,并且开始慢慢理解游戏对男性的这种刻画是不正确的。”

  

  除了达尔维斯,学校其他一些思想比较前卫一点的老师也认为,用电子游戏是进行课堂教学是一种趋势。游戏也是体现文化的重要部分,学生们能深入彻底地了解游戏,并且学会在玩游戏时互相交流心得,互相讨论游戏内在的含义。

  

  达尔维斯说道:“学校不能忽视这些游戏,对学生玩游戏的行为不加以思考,不能肤浅的认为游戏只是好玩的娱乐,而不深入理解和探讨游戏背后的内容。当然,很多玩家都只是看到表面而已,特别是那些还没达到玩游戏年龄的孩子,他们玩游戏只是为了好玩而已。不过要学校把玩《侠盗猎车手》变成一门课程也是不可能的。这次试验只是对这种教学方式的一种探索,并没有达到形成一种教学模式的程度。我本人也不希望学校鼓励学生去玩这种充满暴力和性别歧视的游戏。不过游戏也有一种健康积极的玩法,我希望其它学校可以根据自己的实情尝试开设这种课堂,可以通过讨论游戏背后的含义和社会现象,让学生们互相对话,彼此交流,深入了解游戏的隐含意义,形成健康的游戏观。”

  

  达尔维斯说他很开心能看到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能一起讨论同一个问题,分享他们的想法和观点,并从中学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我教学生怎样才能具备媒体素养,怎样做一个好市民,做一个更好的人。他们的人生旅途才刚刚开始,我想在他们心里埋下一颗关于种族、性别和政治意识形态的种子,教会他们思考这些问题的正确方法。希望这些能让他们在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在社会上更好地自我定位,不至迷失。”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教学方法,学生们喜欢玩《侠盗猎车手》,就用这个游戏来教育他们,寓教于乐,理解也会更深刻吧。

  原文编译自Polygon;原标题:GTA5 and the problem of privilege;作者:Colin Campbell

  搜索“任玩堂”或“appgamecom”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每天都有海量热门游戏礼包上架,近期新增《魔法门之英雄无敌:战争纪元》《征途手游》《英雄战歌》《魂斗罗:归来》《封神召唤师》等游戏独家礼包,留下您的评论还有机会赢取精美游戏周边!